磐石(3)

5.

外面全是研究人员的惊叫悲嚎,看来“它”控制着“泉眼”里的守卫者发起了暴动。

金正勋让他俩先躲进安全屋,然后就去暴动的最前沿进行指挥。

耳膜仿佛被此起彼伏的警报声所穿透,李相赫紧紧将韩王浩的头埋在自己的胸前。

“相……赫哥……”齿间缠绕的名字断断续续,韩王浩隐【不要和谐】忍着一股又一股袭来的情【不要和谐】潮。

他有打了很多次的自制抑制剂,一直没出过什么差错,没想到就在这性命攸关的时刻,他的抑制剂落在了寝室,又临近发情期。

也幸亏他的信息素无色无味,比一般的omega淡得多,很难引起大部分alpha的反应,不然在这个全是alpha的基地里,恐怕会惹来极大的麻烦。

“相赫哥……”...

【壳花】磐石(2)

国际三禁,勿上升真人
胡诌的科幻风,AI革命加ABO
是个大坑,faker很冷情

3
“泉眼”还是被血洗了。

准确来说,不应该称为血洗,而是换血。因为剩下的“泉眼”成员都将被强制进行转换为AIM的手术,他们就如同第一批它的高智商爪牙,供它驱使。

在彻底控制“泉眼”后,它几乎不知不觉掌控了世界。底层人类不知道维持他们社会运行的上层精英们已经悄无声息地被AI取代。

“照如此的改造规模,人类会很快消失吧。”

裴俊植与李相赫一齐站在玻璃前,他们是来进行监管的。玻璃墙的另一面,打了麻醉的韩王浩被送进手术舱中。黑漆漆的舱口仿佛要将那具身体吞噬。

前几天还是身为人类首领的他们如今谈起人类的消亡面不改色...

【壳花】磐石(1)


这是我第一次写壳花

按照惯例是不是应该有个国际三禁,勿上升真人

在我看来,faker真的很冷情,所以就按照这种faker写吧

设定:AI革命+ABO(关于人工智能政变什么的,ABO只是附带的)

脑洞很大,都是胡诌,文笔很弱,不喜勿喷。

现改造人首脑原alpha壳×统治层唯一人类omega花

1
“泉眼”——人类顶尖青年人才储备库,可以说是二十六世纪人类领导者的候选人基地。

李相赫与韩王浩都出身于此。

那一天,“泉眼”的大部分成员都在基地等待着测试结果的宣布,这场人类最高级别的综合测试代替了自古以来的选举,决定着他们将要领导的领域。

然而,令所有人猝不及防的是,一直深...

死神与时空

随便写写,反正坑是不填或者填不完的

还剩一分钟。
鉴于我再一次愚蠢地帮了他,我被免除一死,如同一具被控制的木偶,倒在冰冷潮湿的石板上,听着他邪恶的祷告声到凌晨。
恶魔的低语诅咒着所有沉睡于血月之下的生命。
死神两手拥天,仿佛要将黑暗纳入人间。
那个流着神圣血脉的孩子仇恨地注视着他,眼角的恨意也分给我,再也没有从前的依赖。
沙砾飞速流失进深陷的地面,裸露峥嵘的岩石随之坠落,黑色风云陡然窜出天际,勾结血月吞噬天地
他跪在地上,恣意狞笑,眼中全是得偿所愿的疯狂。死神残喘世间几百年,就为今日献祭成恶魔的躯壳。
死神竟转头看向我,背后就是末日的前兆,他竟花了片刻时间欣赏我惊恐而强装镇定的神情,带着愉悦的笑意。
他站起...

你的痛苦

我该怎么说。
你为我生气为我难过。
后知后觉的我

花吐症什么的都是魔法(5)

玉神性格难以把握,ooc出我

花吐症paro,但其实不是正经的花吐症的梗


成龙总责备小玉闯祸太多。其实不然,小玉有着很好的危机意识,她总能在酿成大祸时靠着自己的直觉与机敏将灾难消弭于无形。连老爹都觉得小玉是个抖机灵。

所以小玉只是喜欢冒险的快感和惊险刺激的旅程,她讨厌烦闷无聊的生活,讨厌被关在家里,讨厌和一群女生讨论一些无聊的事情——比如裙子是否好看,塞姆是否喜欢长头发的女生。

他当然不喜欢——嘿,我为什么能这么肯定?小玉一边对叽叽喳喳的女同学嗤之以鼻,一边胡思乱想。

好吧,我不该在她们讨论时走神的。她不小心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了,获得若干长发女孩的白眼数枚。

“塞姆,有人让我问...

约会

“想什么了?”赫尔克里注意到查尔斯走神,将书撇在一边,颇为好奇地注视着他。

“想圣诞舞会的事。”查尔斯打算糊弄过去,“我邀请了我们学院的伊莎。你找到你的舞伴了吗,赫夫帕夫的女勇士?”

“如果你这样问,我将告诉你,你能幸运地看到两位勇士在圣诞舞会上手牵着手领舞。”

“手牵着手?”查尔斯似笑非笑。

“埃乔尔邀请了我,”赫尔克里耸耸肩,“不过,我想他肯定先去邀请了安娜,安娜拒绝了他。”

查尔斯笑容一僵,那转瞬即逝的异色被赫尔克里抓到了,她猛然眯起双眼,“我说,你不会也邀请安娜遭拒了吧?”

“别说这些了,”查尔斯转移话题,他又递给赫尔克里一张小小的羊皮纸,感谢梅林,他将这张纸夹在自己的书里...

魔杖的秘密

秋冬交际的霍格沃茨如同被蒙上了一层柔软的银纱,温暖而鲜活,流淌着经过洗礼的新一代巫师血脉。湖边来往着的学生大多是亲热的情侣,其中交杂着“玫瑰盛开”的咒语和婉转动听的情话,不乏有着穿着厚重的德姆斯特朗和丝绸裹身的布斯巴顿的七年级学生。

为了不引人注意,安娜很早就来到了湖边,悄悄地隐在了一棵枯叶簇起的麻栎树后。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她吓了一跳,往前迈了几步,被后面的人稳稳地拉住了。

“德拉库尔,你为什么会约我在这个地方见面?”赫尔克里紧紧抓着安娜纤细的手腕,眯着眼睛看着她。

银月渐升,树下的赫尔克里被笼罩在朦胧的黑暗中,修长的身影挺拔而危险。安娜有一瞬间的失神,又很快微笑起来,道:“赫尔克里,...

霍格沃茨幻想系列4

第一轮比赛发生了什么

魔法史课,赫尔克里接过查尔斯从桌子底下递过来的东西,用魔杖轻轻一点,施了个“混淆视听”,那些有关禁林的砖头书在其它人眼里变成了她的魔法史课本。

“第二项比赛是在禁林寻宝?”查尔斯皱着眉头,“上一次三强争霸赛的宝物分别是格兰芬多的分院帽,布斯巴顿的手杖,德姆斯特朗的夜骐翅膀,救世主那一届是人质,很难猜这些宝物会是什么。”

“关键不是那些宝物,而是会遇见什么。”赫尔克里平静的面色上有着一丝气恼,“第一项比赛就运来了五星魔法生物,我实在想象不出我会在禁林遭遇什么。”

查尔斯想起了赫尔克里那仿佛被人下了诅咒的运气,唯一一位女勇士,竟然抽到客迈拉兽。抽到雷鸟的埃乔尔想跟她换...

霍格沃茨幻想系列(3)

邀请

埃乔尔还未邀请到圣诞舞会上的舞伴,做为霍格沃茨的两位勇士,埃乔尔还是希望在这七年级的最后一个舞会上,能邀请到让他觉得特别的女孩。

然而莉莉学姐已经毕业了,退而求其次只有斯莱特林的璀璨明珠安娜·德拉库尔。

魁地奇训练场上,斯莱特林与格兰芬多的友谊赛间期,安娜拒绝了他,“特伦已经邀请了我做他的舞伴,而且我已经答应了。”

梅林的袜子,为什么特伦这家伙没有跟他们提起过!埃乔尔暗自狠狠瞪了远处正在喝水的特伦一眼,特伦不禁莫名打了寒颤而一口水呛在了喉咙里。

等一下,如果特伦已经是安娜的舞伴,那赫尔克里不就……真是在梅林眼皮子底下发生的悲剧,但也幸好如此,或许可以邀请她,不过得...

© 庭中奇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