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点的记录仪

一,你很厉害,别人真心恭维你,然后你就一不小心得瑟过头了,遭打了

灵感的记录仪

一,仙侠:他一心飞升,万物刍狗却有绵延不断的桃花,每一朵扑上来都被他捏个粉碎。而藏得最深花期最长的那一朵花苞总算要开了,一直开到了他飞升为止。还是那般,天地不仁,万物刍狗。

二,现实:他一直拒绝着,然后那一天突然得知这家伙堕落到了一种难以企及的境界,连忙转身回头来寻她,答应陪着她。他们度过了两年漫长的岁月,迎接着分别的那一刻。而那一刻真的是分别吗?

三,一年前的回忆。每天都要失忆一次,然后恢复到一年以前用记忆。

四,伍子胥

五,杀妻。

长文的行文方式,有关成长,前后照应。

梦的记录仪

第一个梦,

我无时无刻不摸着自己的心脏,想着总会有一个机会让我把东西捅进去。

第二个梦,

我被一个形势所迫的人挟持,他温柔地威胁我不要动。我说:“正好,你开枪吧。”

第三个梦,

拿起一把寒光粼粼的剑,面对敌人,然后抹掉的却是自己的脖子。

那一刻想的是,爱到底是绝地求生还是极限反击。

墨与白

黑与白不可能有美满结局,写得出来的都是黑被白束缚,白被黑染色。

写不出的才是GGAD

在一个二维空间里走到了死胡同,觉得毫无希望了断自己,却没发现这是个三维空间。

论猿比古留下吠舞罗的可行性展望

第一段搬至lsw原文。

觉得吠舞罗时期的猴子也很可爱,草薙还把他当成了接班人来着。伏见的命运节点应该是出于三方的抢夺吧。绿王青王都想从周防尊手里抢人。


“冲进来了!又是那两个小鬼!”


“阻止他们!”


“不、不可能!好快……!”


『吠舞罗』最快最强的二人组——八田和伏见加入『吠舞罗』没过多久,镇目町以及周边近邻的地痞当中就出现了对两人这样的评价。


“谁是小鬼啊啊啊啊啊!”


“对两个小鬼没办法的你们又算什么啊。吃了这么多年的饭全长成肚子和脑袋里的肥肉了吗?”


将站立不稳的地痞们打散,两人好像一阵风似地向前突进。为周防开辟前进的道路,最先到达对方BOSS隐藏的...

郑楚·穿越者与心理辅导

纯属发泄之作

“最近总是有很多穿越者,虽然他们经历一场恐怖片后都会被主神清理掉。”中洲队队长郑吒万分苦恼。

楚轩进行着合成实验。

“如果是女的就想方设法地接近你,如果是男的就要千方百计离间我们。我们还得装作不知情地任由他们耍,真是受够了。”郑吒脑海中的怨念堪比被楚轩设计了一百次的累积。

楚轩写着实验笔记。

郑吒的表情忍无可忍,恨恨地说道:“而且还有一些长得好的男人也想亲热你!一举一动还那么娘气,就凭这个也配追我们中洲队的小叮当?再好看能有我好看吗?”

楚轩合上笔记本。

“终于有情绪了?”楚轩平淡地问道。

每一个穿越者都是一脉相承的政治态度:讨好楚轩,隔离郑吒,誓必揭穿郑吒伪圣母...

花吐症什么的都是魔法·番外二

发糖!!!!!我竟然发糖了!!!!!

“是的,德拉格是王子,我的职责就是陪他玩。”小玉如是说。

德拉格是王子,那他西木是天空的国王!西木决定,这件事必须得让小玉察觉到。

西木是恶魔中智商非常高的一个,至少从他为小玉准备的餐宴中可以看出。只有人类的面包烤肠、烩面汤汁,既没有黏糊糊的绿油油的虫子,也没有朱红的偌大的血块。而德拉格就是将他收藏的风干蠕虫分享给小玉时,而使小玉绞尽脑汁地想借口去拒绝那些“珍馐美味”。

相对德拉格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毛孩,西木的“撩玉”手段着实高超,他幽默风趣,亲切迷人,一点儿都没有恶魔领主的架子。小玉自然是欢声笑语笑容熠熠。

“西木,你是我最好的恶魔朋友,我真...

一些谣夕段子

想要保护弋痕夕,从小到大一直都是。

跟班,朋友与兄弟,有他一个就够了。

任务,有开始就有结束。

如果因此你有了更名正言顺的打倒我的理由,那好吧,我不会告诉你真相的,哪怕我差一点就说出口了。

虽说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但这次不行。

实在是抱歉了,没办法观看你升为太极侠岚的比赛,不过,你应该能赢的吧?在我杀害老师之后。

听说他也成为了神坠守护者,当他握着那颗神坠时,心情与自己是一样的吗?

其实自己一直想驼着背走路来着,只是因为年少时弋痕夕在身边而一直没有这么干过。

多年不见,他总算练成了具有攻击性的侠岚术。

弋痕夕,你玩过木偶吗?你当然玩过,什么,你不知道?你当然不会知道。

因...

往事1

写写山鬼谣与弋痕夕的日常,清水原著向,随便写写。

1、八岁

月色流向整座殿宇,山鬼谣叼着草枕着手躺在树下,不远处的云丹走了过来。

云丹娇俏地问道:“今天为什么要输给我?”

“还你人情罢了。”山鬼谣盯着夜空中盘旋的银河,“让开一点,别挡着我了。”

云丹脸上一红,她想了想,走到山鬼谣的旁边,想坐下来。山鬼谣就从地上起来了,自顾自地走开了。

“你——”

山鬼谣向着殿宇的台阶走去,那里有着一个摸着头的蓝发少年,他好像是今天跟着山鬼谣的那个少年。

云丹看见山鬼谣拍了拍那个少年的脑袋,一边说道:“不是说好今天晚上训练的吗?怎么来的这么晚?”

那个少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抱歉抱歉,因为有人...

© 庭中奇树 | Powered by LOFTER